当前位置:首页 > 心灵驿站 > 详细内容
灵魂的深度
发布时间:2011/2/18  阅读次数:1331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       某个字眼跳荡在眼中。于是,那抹唱和着灵魂的音符不经意间的便击起了深度的反思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冷风,萧萧地吹打而来,天空布满了阴冷的细雨,绵绵地扑落在地上。夜色灰朦中,缩着寂寞的寒凉回归。夜是深沉,依如我那颤抖的灵魂。将满天的寒冷扑进屋宇,我问那曾经无意识的言语的放纵是心的遣散还是情的流离呢?当陌生的声音传来时,哀冷的心不自禁的便有着一种苍凉感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一种声音的吐出,似是一种幼稚在与灵魂相较。只是,最终,沉寂的穹冷中留给自己的是莫大的可笑。痴愣中,跌入睡梦里,想那睡梦依旧残留着生命醒着时的气息,逼仄荒凉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不知道,为何?总喜欢将一些冷瑟的字眼加载到自心身上,似乎那样才可以让其灵魂铿锵而桀骜的行走下去,慢条期理的对峙只是臆想中奢侈的华美。空洞里,无言盖过所有,然莫名的无关紧要的抢白却时时的将灵魂带进琐碎而清浅的聒噪中。结局,便是一种不堪盈握的苍老与寂寥,婆娑的心倏地便阴冷下来,透吸的生命力迅速的将苍老抹上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是的,苍老,早早的涂覆在心。千百遍的告知淡漠,无恋,依旧是活着的一个渺小卑怯的生命,改变不了,也超脱不了。只是慰藉着那份生命的自由依然可以自由的忖度。而唯其如此,思来便几多的萧瑟味道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在某一段文字,某一种心境里,孤独便如一丛阴湿的苔藓。蓬蓬勃勃的疯长着,不需要时光的记载,不需要阳光的照射,仅只是那些微阴湿寒凉的滴水,便滋养一生。孤独附寄而生,亦似那青绿的苔藓,苍翠葳蕤。撇去所有外在的条件,只是自根底处散发出来,湿冷沁润着心田,又会将那块枯瑟的方寸之地圈养得更加丰盈而羸弱,苍白的与之对峙。凝望的暗光水韵里,是生命的悄然苍老,心魂的悄然沧桑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也许,这具生命里游荡的灵魂生来便如此,摸索不到边缘,却又极尽奢想的靠拢着边缘地带,在那些杂草丛生的地带,黑暗与阴湿永无疲卷的侍俸,滋养的水光只是安生地潜伏着。也许是我看多了那样的生命,也许生来就偏向于那样一种生命寄予的感召。时时,灵魂里便会响起那滋滋的疯长声音,吮吸着风光雨露,绵长着生命的荒芜本质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愈接近于真,愈无力的倾颓。是否灵魂因此而时时地游离出来,飘荡在时空里,念一段无关风月的情与念,幻一段无关生死的生活雨露。将高昂的情志逼到窒息的局促,将低迷的生趣挤压得酸涩疲惫。落花流水的诗意于空灵中只是增加了生命的高度,而雨水耷拉的狼狈凌乱只是较真的诠释着生命的质感与实地。可是,多想舍去那份疼痛,多想剔去那份空灵,只是尽寻一份安适恬怡,至始至终令心魂频于无力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我不知道自己对于生命的真与诚还可支持多久。或许可以温言软语的劝慰自己,安静随意的活一份自在。只是灵魂永远都抵触着现实,安静也只是表面的和谐。孰视无睹的本能不存在于血液中,那颗燥动的心渴望的永远都是扼制的安宁,肤浅的奔腾,而安宁带出来的遐想便总是诱惑着燥动。如何?真能于风声雨滴里聆听到生命的啁啾与唱吟。或许,那时,真的灵魂与身体便早已不再是和谐统一的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真的宁愿灵魂可以脱离躯体,不再感知躯壳的疼痛酸涩,只是闲散而无知无觉地聆听自然的风声雨音,听那份源自苍穹下的声音如何将生命一遍遍的传唱,轻轻过渡时光,过渡生命的有机体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苍老,是在瞬间攫取住灵魂的。那时,或许灵魂正在安歇,或许躯体正在沉睡,也或许是生命正在感悟。顷刻间,所有的天地生灵之情悟欺压而至,于是,盈白迅速的蜕变,生机俨然的受挫,生命的机理变得深厚而缄默。整个天地只有那颗搏动的心在突突地疲弱地跳动着,脉脉地逡巡中尽是血染的嫣红化为墨黑的暗淡。凝滞的那丝素纤似千掰万断的藕丝,岌岌可危地牵连着,又总能依迹可寻到丝丝缕缕的缠绵悱恻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漫无边际的搜索,依旧不知该如何将生命永往直前地追逐下去。在某一阵夜风的吹送下,凝望天穹满目灰蒙,杳然无迹的悲凉便自心底生出。似乎那夜幕便是巨大的磁场吸引着生命毫不犹豫的跳跃而入,风牵着咝咝声裹在耳边,是灵魂的蔓延与烧灼,无法适然的松懈,唯只那么无力而悲悯的叫嚣着。让夜的翎羽依稀隔着厚重的云雾听见,扇动狂妄的气息,罩住那丝燥动不安,或许可以展翅而跃,撷去所有的杂念柔思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雨丝短促而滴沥,斜斜地徘徊在天空,冷冷的便给人一种瑟瑟的疼痛感。或许,那仅只是从风里飘浮起的灵魂在牵拉着生命的长度与深度罢。风雨里,生命还能滞留多久多长?还能包裹包容多少的色彩与气息?奔涌的血液冰冰冷冷地凝滞,缓缓地流动着,睡眠里再也听不到那脉搏的跳动声,只听到那呵热的呼吸声在云雾里幻闪着。迷雾深处,看到沉沉的剔透的冰晶,似乎生命的时光又向前纠葛着。早已剔去了几多的尘土飞扬,只是枯静地守着一场心雨冰雪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想起一个词:片断。那是生活与生命皆由一个个片断组成。某个晨曦晚暮,某场雨雪霏霏,某天清风艳阳,某时清醪流觞,某处花舞蝶飞,纷飞扬扬地浴染着生命的过场与质地。馨香会独自散发,寂寥会缓缓吸敛,孤独便似一芸老酒氤氲散发着古古的馨香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某些时候,总是突然地跌进时空里,在灵魂与灵魂的默契中纠结着。生活便如一个盲人般的伸手前行,却又总感突兀而惶惑,迟疑的脚步轻轻踮着,似丈量着生命的厚度,将前行的脚步延伸至何处时才避免跌倒或是冷窒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风划过面颊,薄冷,沁心的寒。眼眸遥望的地方,便总是一片琉璃般的色泽。凭空触摸的质感,延展在灵魂里,究竟那是何样的一方滋味,意念深处只是一份蒙胧的概念。恍惚的侧身时,谎言诉说着,其实那没有什么可媚的姿态,只是一蓬迷雾罢。袅娜在多情人的眼中是一袭清雅的风姿,缥缈于无情人的眼中,只是一团凌乱的烟雾,会化为水气浮游漫洒在眼睫上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灵魂的深度,也许并不是用丈量的,它只是漫游在天际里,于生命中生成、滋长也衰老,疲怠。
        彼时,我几近于那苍白极顶处,便是空空的一片空蒙。无所物,无所恃,无所待,化寂寥于孤独,生生的在凄风冷雨里咀嚼。姿态依如不曾展延过般的缩卷成一个茧,千缠万绕覆在颤抖的心魂里。(笔墨飞絮)
我要评论
  • 匿名发表
  • [添加到收藏夹]
  • 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未登录
最新评论
所有评论[0]
    暂无已审核评论!


欢迎访问,愿本站助您的人生和事业更上一层楼. 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粤ICP备09111379号

Copyright © 2010-2015 膳食营养咨讯网 版权所有(www.ssyyzx.com) All Rights Reserved